亚运会

“电竞出圈”入选杭亚会正式项目上海稳居国内电竞城市C位“聚焦

  “电子竞技”是时下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上海作为我国电竞之都,始终在促进电竞行业发展的道路上不遗余力。11月6日,在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期间,上海久事体育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与一级方程式世界锦标赛有限公司签订新一阶段合作协议。至2025年,F1中国大奖赛将继续落户上海。而作为全球首个区域性F1电竞赛事的F1电竞中国冠军赛,也将以上海作为主阵地。

  记者了解到,继第三届进博会首设体育用品及赛事专区之后,本届进博会实现专区“再升级”,展览面积超过9800平方米,比去年增加了约34%,展区细分为体育用品、体育赛事、电子竞技三大领域。

  11月9日,毕马威中国副主席杨洁在进博会毕马威展台开展“体育与电竞专场”活动中表示:“近年来,电子竞技这个名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大众视野,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电子竞技向大家展现了其独有的生命力。从游戏研发到内容输出,从赛事授权到赛事执行,从选手培养到俱乐部运营,电子竞技已然成为一条成熟的产业链。随着这条产业链的商业化,大量社会资本被吸引,进一步推动着电竞俱乐部向着职业化和专业化加速发展。”

  不久前落幕的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中国LPL赛区战队EDG以3:2战胜韩国LCK赛区战队DK,获得总冠军,再次引发了人们对电竞的高度关注。而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4年,EDG电子竞技俱乐部便已正式落户上海。

  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秘书长朱沁沁表示:“EDG夺冠为上海打造全球电竞之都以及建设世界著名体育城市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赛事是电竞整个产业链的中间环节,也是最直观的展现平台,EDG在全球顶级赛事中取得突破给电竞产业在国内的持续高效发展注入动力,更是让普罗大众对电竞产生了全新的认知,为电竞的下一轮发展营造了良性的生态环境。”

  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电竞用户已经超4.25亿,电竞核心观众、电竞赛事营收,均位列全球之首,中国已经成长为全球电竞产业的最大市场。上海是国内电竞产业最早起步的城市之一。2017年年底,上海出台“文创50条”,首次提出要将上海建设成为“全球电竞之都”。记者了解到,在《2020年全国电竞城市发展指数评估报告》中,上海以78.7分位列“电竞城市发展指数”综合排名第一。

  11月9日,毕马威在进博会展台发布《电竞行业宏观发展趋势报告》(下称《报告》),《报告》显示,随着信息技术的迭代和互联网高度普及,电子竞技在产业链各个环节向更融合更打通的方向发展,也衍生出了更为多样的产业体系、生态圈和行业支撑体系。上海在国际电竞中心建设已取得瞩目成绩,拥有500万核心受众人群,1400万-1700万活跃玩家,上下游产业链发展完备,电竞产业相对成熟。

  毕马威中国交易咨询服务合伙人郑震宇向本报记者表示,上海电竞在全国乃至全球都是走在前列的,从电竞俱乐部的角度来说,大概有70%左右的电竞俱乐部都来自于上海,上海的珠江创意中心现在也被称为“宇宙电竞中心”。可以说,上海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一方面是市政府的支持;另一方面无论是从业人员还是上下游产业链,上海都拥有完备的产业体系。

  当下,电竞行业正在加速发展。11月5日,杭州2022年第19届亚运会也在进博会上公布了电子竞技小项设置,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和平精英(亚运版)、炉石传说、刀塔2、梦三国2、街霸5和FIFA-Online4等8个项目入选。

  对此,互联网及游戏行业观察者张书乐向本报记者表示,电竞入亚,对于这个产业来说,意味着新一轮破圈即将在国内形成,电竞赛事作为年轻人的一项运动,或将由此在赛事及其衍生层面找到更多盈利场景。作为年轻人的运动,电子竞技在受众量上完全不弱于传统三大球。这样的项目,正好可以开拓亚运会的用户群体和观看频次,让国际赛事真正焕发青春。

  “目前来看,亚运会只是电子竞技的一次试水。”郑震宇向本报记者表示,随着全球游戏适龄人群的成熟以及电竞运动的普及,我们判断电竞运动正式进入奥运会大家庭很可能是在2028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上。一方面届时电竞运动将更为成熟;另一方面洛杉矶强大的电竞和娱乐文化产业土壤也让电竞运动进入奥运会变得顺理成章。

  在郑震宇看来,未来电竞行业将会向泛娱乐,社交,旅游等多渠道发展,尤其是在90-00这段年龄阶层的年轻人中掀起的社交话题,热点都将推动电竞行业有序的向前发展。虚拟现实的属性也让电子竞技成为近期元宇宙的相关热点的重要落地点之一。

  针对目前电竞行业的发展痛点,郑震宇表示,中国电竞产业的痛点可能不只是电竞在中国的痛点,而是电竞这个事物本身的痛点。众所周知,电竞的载体是游戏本身,而游戏又有其生命周期,任何游戏的微小变动都会对职业选手的竞技发挥造成很大的影响。

  郑震宇进一步分析称,对于俱乐部而言,可能造成战绩的波动;对于观众而言,会降低观赛的熟悉程度和投入程度。如何延长游戏的生命周期与设定的稳定是整个电子竞技行业所需要解决的问题。对于中国而言,发展出电竞行业的“Tiktok”会是中国电竞行业在未来发展的痛点,但同时也是契机所在。

  郑震宇坦言:“电竞的另一大痛点来自于家长层面的有色眼镜,很多家长听到电子竞技就是打游戏,脑子里就出现沉迷于游戏的画面。但我们首先应该看到电子竞技中竞技层面的内涵,而不仅仅是游戏层面,希望能够一点点纠正大家对游戏、对电子竞技先天的偏见。”

  对于电竞文化概念的普及,郑震宇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首先要普及的概念可能是“电竞不只是游戏”;其次,电竞科普要正确的引导年轻人,避免出现误导年轻人沉迷于游戏的现象,倡导电竞专业化,职业化,弘扬团队运动精神的价值观;最后,普及大众有关电竞的上下游产业的组成,包括游戏研发,制作,赛事运营,赛事直播,后期内容制作,电竞教育,线下社交等,才能让更多人真正了解电竞,摘下对于电竞“玩物丧志“的有色眼镜,参与电竞产业的全方位发展。全年免费综合资料大全